<span id='3tmbb'></span>

      <acronym id='3tmbb'><em id='3tmbb'></em><td id='3tmbb'><div id='3tmb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tmbb'><big id='3tmbb'><big id='3tmbb'></big><legend id='3tmb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fieldset id='3tmbb'></fieldset><dl id='3tmbb'></dl>

    1. <ins id='3tmbb'></ins>

      <i id='3tmbb'><div id='3tmbb'><ins id='3tmb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3tmbb'></i>
      1. <tr id='3tmbb'><strong id='3tmbb'></strong><small id='3tmbb'></small><button id='3tmbb'></button><li id='3tmbb'><noscript id='3tmbb'><big id='3tmbb'></big><dt id='3tmb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tmbb'><table id='3tmbb'><blockquote id='3tmbb'><tbody id='3tmb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tmbb'></u><kbd id='3tmbb'><kbd id='3tmbb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3tmbb'><strong id='3tmb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這座小鎮有個夢想:成為中國未來新經濟的“賦能中心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4

            浙江在線11月1日訊(浙江在線記者 陳文文 來逸晨)以水為街,以岸為市,青磚黛瓦石板巷的烏鎮,又將進入互聯網大會時間。

            科技改變生活,哪怕是在寫過“從前慢”的木心的故鄉。互聯網血液在1300多年的古鎮漸漸滲透,變化是細碎的,如微瀾,五年的時光,讓眾多的微瀾沉淀。

            下周三,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·烏鎮峰會要開幕瞭。從陌生、驚喜到期待,千年古鎮,又有什麼樣的網事徐徐向我們展開呢?這兩天,湧金君提前去烏鎮走瞭走,發現瞭3張烏鎮“新”面孔,來聽聽他們背後的故事吧。

            烏鎮. 陳莊村. 錢利淮

            陳莊村位於烏鎮南柵外,距離烏鎮南柵三裡路程。

            陳莊村人心靈手巧,有一手絕活,就是竹編。有一個叫錢利淮的年輕人,決定讓竹編這門非遺老手藝,觸網。

            烏鎮西柵景區,有一個地標性的合影景點——直徑5米高的巨大竹匾,就是錢利淮父母花一個月時間做成的。錢利淮的父親錢鑫明是嘉興市竹編非遺傳承人,有兩屆互聯網大會,也用的是錢傢竹編產品。

            “傳統手工藝和互聯網的銜接,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。”錢利淮在自己的工作室,向湧金君展示瞭竹編產品和手工藝,在陳莊村,他註冊瞭“竹蕓工房”品牌,“蕓”就是指蕓蕓眾生,之所以用“房”而不用“坊”,就是想讓竹編技藝進入普通傢庭。

            為瞭普及傳統竹編,錢利淮曾背著一包竹篾四處奔走,他在烏鎮植材小學開設瞭竹編課堂,定期到浙江傳媒學院桐鄉校區授課,“但我一張嘴、一雙手,終歸教不瞭多少人,傳播效果有限。”他所渴望的傳播速度是幾何級的增長。

            2014年,第一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舉辦,此後,一股創新思維在小鎮蔓延,錢利淮沉浸其中,他開始運用互聯網思維重新思考竹編產品的定位。

            “如何讓‘老掉牙’的手藝被時尚的年輕人接受,就要實現互聯互通。”他說,“讓竹藝走進生活,最好的方式就是DIY,這就是一個聯通的過程。”

            如今竹蕓工房通過DIY,一年出貨幾萬件。問及對今年互聯網大會的期待,他給瞭湧金君一個意外的回答,“今年我太忙瞭,忙著研發,沒時間參加。”他要研發一些信手拈來的小玩意,讓初學者盡快上手。“厚積薄發這四個字,很好地形容瞭竹編和互聯網的關系。手工藝是厚積的藝術,互聯網是薄發的媒介。光靠互聯網很難讓手工藝術煥發新生,真正的價值是我們自己的產品要做到這個價值。”故而,錢利淮今年推掉瞭不少訂單,一心搞起瞭研發。

            烏鎮譚傢.AI民宿.中電海康

            湧金君剛到烏鎮,就聽說中電海康在烏鎮改造瞭5間客房,將會在第五屆互聯網大會上亮相。

            如果是從首屆就開始參加互聯網大會的人,肯定會對烏鎮的住宿接待能力有最直觀的感受。“第一屆辦會,沒有經驗,擠著辦,今年第五屆,烏鎮可以實現就地住宿,這是一個大問題也是一個小目標。”烏鎮鎮黨委書記薑瑋告訴湧金君,希望在住宿體驗上能不斷提升。

            這不是5間普通的民宿,而是AI客房。客房就在距離烏鎮西柵景區不到200米的烏鎮譚傢·棲巷,叫“賓智AI酒店”。沒有前臺、沒有接待人員,所有的客戶要通過線上預訂房間並支付房費。到瞭民宿,刷身份證+刷臉,就可以通過民宿門口的道閘。這個時候,你預訂的客房門口也會亮燈,提醒你客房的位置,如果分不清,不要緊,還會有燈光一路引導你來到客房前。站在客房門口,再刷一次身份證+刷臉,可以正式入住瞭。

            “這樣的一個AI酒店,我們隻需要2個工作人員。” 改造酒店的海康負責人告訴湧金君,傳統酒店的服務以“人力”為主,人員費用支出已成為酒店經營中不小的負擔。根據測算,一間擁有50間客房的酒店,至少需要10名員工,而采用“賓智AI酒店”系統後,僅需4名員工即可完成同樣的工作量。

            賓智AI酒店可以兼容各個品牌的AI產品。比如訂房的時候,通過攜程這類第三方OTA平臺、酒店官方微信或以及賓智官方微信,都可以進行客房預訂和選房操作。智能音箱可以是天貓精靈,也可以是其它聲控機器人。

            “烏鎮目前大大小小的民宿有2000傢左右。我們已經與烏鎮民宿協會進行合作,接下來將在烏鎮全面推廣‘賓智AI酒店’,爭取到年底達到500傢以上。明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,‘賓智AI酒店’將會在烏鎮遍地開花。”這位海康負責人稱。

            烏鎮大道.數字經濟.賦能中心

            湧金君此行get到一個重要信息,桐鄉正舉全市之力打造烏鎮大道科創集聚區。烏鎮沿線欲打造成互聯網發展之道,引領桐鄉產業轉型。

            先來看看烏鎮大道。7月,烏鎮大道已經通車。遊客直接沿著烏鎮大道直達烏鎮景區,和以往相比,時間至少縮短30分鐘。一頭連著桐鄉經濟開發區,一頭接著烏鎮,以它為依托,烏鎮大道科創集聚區,“未來80%的財富要在這裡產生”。桐鄉市委書記盛勇軍說。

            “之前的烏鎮,是約等於旅遊的一個符號,後來演變成等於戲劇和文化的一個符號,因為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永久舉辦,所以它已經成為互聯網或者數字經濟的一個符號。科創集聚區,因此而來。”

            薑瑋掰著指頭數過,第一屆互聯網大會時,烏鎮跟互聯網、數字經濟有關的企業隻有12傢。而到瞭今年三季度,烏鎮數字經濟企業已經超過瞭500傢。“烏鎮在未來新經濟的發展過程中,要成為中國未來新經濟的‘賦能中心’。這個口號的提出,經過慎重的考慮和多方研判,烏鎮未來要有授人以漁的本事。結合烏鎮這5年的經驗,再過5年,會給人一個新驚喜。”

            “從烏鎮大道過來,我們的法國工程師下瞭高鐵就馬上能到公司。”桐鄉人沈怡,在外工作20年,因和互聯網大會結緣,返鄉創業。去年12月2日,沈怡帶著高容量防篡改數字化技術解決方案,走進瞭第四屆互聯網之光博覽會,受到瞭多個客戶的青睞。他去年在桐鄉註冊瞭尤尼泰克公司,做的是黑科技——數字化信息驗證服務技術,尚屬國內首創。沈怡選擇烏鎮創業的理由不僅僅有傢鄉情結,“在烏鎮,招人比我想象得要容易,我們的應用在烏鎮落地很快,烏鎮智慧停車項目裡就有我們的應用。”

            五年。烏鎮和互聯網的故事,最初覺得是一個“混搭”,但五年來並沒有和古鎮文化產生違和感。一個古鎮到底能和世界級峰會碰撞出多少火花,讓人繼續期待。